你还在前进,我已被亲朋好友埋葬在原地。

【救漂】 群星之间/Among the stars

#停战之后很久的某个夜晚的片段,时间线混乱

#作者太想发糖导致的产物 


救护车醒来的时候,漂移还在深度充电中。他微微向内蜷着机体,手掌向下搭在脸侧,就在离救护车很近的位置。医生放轻动作,从充电床的一侧慢慢爬下来。这一套动作他已经做得越来越熟练了,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漂移的角徽似乎抖了抖,但他的换气扇仍然按最小功率平稳地转着。他依然安眠。

微弱的主恒星光芒透过舷窗漏进来。救护车借着这些光慢慢走到主控室,把自己填到那个不大的驾驶位上。他用手指摸着确认了一遍每个主要机械系统都正常运作,然后又确认了第二遍。漂移一直有良好的充电习惯,夸张地说几乎是沾充电床就倒。但是救护车却有非...

[SG翼漂翼]重塑

“瞧瞧这是什么:一个霸天虎的小叛徒。”战斧颇感兴趣地打量着漂移,“我听说过他——大名鼎鼎的枪王。眼光不错,飞翼。”

漂移试着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恐惧。飞翼没有给他上手铐或者能量锁,但他仍然无法从飞翼身边逃走。暗黑之环的教徒已经确保了这一点,通过武力,和埋在漂移后颈的一小块芯片。没有其他TF知道这一点,飞翼更愿意让他们认为漂移是主动留下的。漂移不确定这是否有利于维持他所剩不多的自尊。

“为什么你在发抖呢?”飞翼贴着他的音频接收器问,音量却不小,并且是愉快地,“表现得开心点,霸天虎。现在去和战斧打个招呼。”

漂移看上去像只受惊的涡轮狐狸,但他仍然服从了。被解除武器模块、剥夺枪支的使用权以后,他...

[翼漂翼]欲语

*自娱自乐的产物*

*假设漂移不必看着飞翼死去,假设水晶城一役中是漂移而非飞翼战死*


他只听到轻微的装甲破碎的撕裂声。

他只听到轻微的装甲破碎的撕裂声,隔着七八对各自作战的武士,冷兵器与热兵器碰撞的尖啸声把他和漂移隔开。飞翼无意识地垂下剑,顺着剑刃流下被他砍倒士兵的能量液。

漂移被击倒了。

他仍然紧紧握着手里的刀,但这阻止不了那支刺穿他火种舱的长矛把他钉到地上。飞翼能看见他胸口那团淡蓝色的火焰在飞快地熄灭,像漂移的生命正从那里溢出来。漂移总是拒绝与他融合火种,漂移总是拒绝让他多背负一个灵魂的沉重,那并非没有预见性。

飞翼不清楚自己是怎...

谎言之神和一行王尔德的诗

人生有两个悲剧,一个是想要的得不到,一个是想要的得到了。

当中庭人写下这句诗的时候,洛基仍然和雷霆之子以兄弟相称,和众神之父以父子相称,霜巨人生活在遥远的、传说里的约顿海姆,阿斯嘉德的人民爱戴他们唯一的王储,同时他们并不憎恨他。

漫长的俯视世界的年月里,他从未设想过其他任何种族能有"类神的"情感,就如同不相信树木花草能够思考一样。

那时他想要的不过是一点儿,或者说更多的注意力。来自父亲。来自人民。这些愿望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,能够被轻易遗忘和搁置。

人生有两个悲剧,一个是想要的得不到,一个是想要的得到了。或者说人生只...

不正常人类观察'都市

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校刊办:

我想把你化作夏日的一天
配对:牌皇x小淘气
作者:萧瑶 @萧瑶拖延到晚期
弃权:他们不是我的,你知道。他们属于彼此和某个夏天。
温馨提示:时间线顺序参考每段前的时间截点


5.迷失域:开始于1939/08/31 21:06
晚餐的时候,她突然注意到Remy的不对劲:他的叉子总是划到盘子外面去,握刀的手指也微微有些发抖。他左手空落落的无名指根部白得古怪,是一份令人不安的空缺。
但一切都没出错:五月仿佛永远不会疲惫的日光神采奕奕,而加法拉利街仿佛永远不会厌倦夏天。香樟树茂密的头发中有日光梳过,梳落一地细碎的光斑。他们照旧坐在那家马杰斯蒂克露天餐厅里*,而风带来的凉...

翼漂翼无差〈此事难书〉

"你要走了。"飞翼在他进门时这么判断。他仍然闭着光镜盘膝坐在地上,但是中断了冥想。

"我要走了。"漂移把腰间的刀卸下,搁在门边的桌上。他没有坐到飞翼对面,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飞翼。飞翼通过他们的火种链接读到,漂移此刻的情绪很稳定。

"你很像个骑士了。"他对漂移这么说。

"别再把我当成你的学生了。"漂移对他笑了笑,嘴角的弧度把控得很好。接着他坐下来,使飞翼不必再仰头才能对上他的光镜。

他看上去既不沮丧也不激动。

"我要去这里之外找到我生命的意义,在新水晶城我找不到这个意义。"语气...

【铁人中心】全国三卷 我的高考

后记:
请就把它当成一篇搞笑文,上个课的功夫校刊就只剩下这个奇葩题目了....老铁我对不起你!
cp向认真看你就能看出一些隐隐约约的组合,比如铁冬铁盾铁之类的。最近觉得铁冬铁的机器人x修理师也很萌,好想多写写他们啊!
以及欢迎捉虫—— @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校刊办

© 肖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