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严重的拖延症晚期,前年医生说我最多只能再活一个月,但我至今懒得赴死。

谎言之神和一行王尔德的诗

人生有两个悲剧,一个是想要的得不到,一个是想要的得到了。



当中庭人写下这句诗的时候,洛基仍然和雷霆之子以兄弟相称,和众神之父以父子相称,霜巨人生活在遥远的、传说里的约顿海姆,阿斯嘉德的人民爱戴他们唯一的王储,同时他们并不憎恨他。



漫长的俯视世界的年月里,他从未设想过其他任何种族能有"类神的"情感,就如同不相信树木花草能够思考一样。



那时他想要的不过是一点儿,或者说更多的注意力。来自父亲。来自人民。这些愿望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存在,能够被轻易遗忘和搁置。



人生有两个悲剧,一个是想要的得不到,一个是想要的得到了。或者说人生只有一个悲剧,那既是有所希翼,有所祈求。苦恼的来源是真正迫切地去渴望什么东西。



当洛基看到这句诗的时候,写作它的中庭人已经结束了他短之又短的一生,约顿海姆成了他近在远方的故乡,而阿斯嘉德的王冠被轻轻搁在一旁,它合法的传承者拒绝了它,它合法的持有者遣离了它。



他假装他是他的父亲。在心底,他仍然称奥丁为父亲。他假设他是阿斯嘉德人公认的君主,假设星河只从他的足下而不是穹顶流过。



谎言之神所求的不过是一点儿,或者说更多的注意力。只不过这次的要求来得更为迫切,表达的方式却更为轻巧。因为他并不真正要求任何东西。



索尔把篡位者从阿斯嘉德世袭的祭坛上驱赶下来,他还没有深刻地憎恶洛基,他将要深刻地憎恶洛基。





"你被宣判有罪。"他说。

浮雕中巨大的星星慢慢地、慢慢地从穹顶上滑落,跌在他的足下,碎裂成万千苍穹。
评论
热度(25)
  1. 南乔木肖遥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肖遥 | Powered by LOFTER